和他的学徒陈钰商量3D打字与印刷遗体修复手艺,
分类:社会常识

多年前的一部日本电影,把入殓师这个职业带进了大众视野。在上海市龙华殡仪馆,业务科副科长王刚从事的就是这样一份“予逝者以尊严,予生者以慰藉”的工作。22年来,他坚守岗位,精益求精,并推动遗体修复技术向数字化迈进,赋予传统“手工活”新的生命。近日,王刚获颁民政部最高奖项“孺子牛奖”。   业精于勤,成就工匠   1997年的一个夏日,学徒工王刚怀着忐忑心情走进遗体化妆间,工位前是一位久病离世的老人,骨瘦如柴,身体紧紧蜷缩在一起。   师傅命令:“把双手复位!”王刚有些迟疑,当他碰到老人手指时,那种又硬又冷的感觉迅速透过指尖传遍全身,使他打了个激灵。师傅慢慢握起那只冰冷的手掌,放在王刚手心里:“握住他,才会有温度。”   这是一份传递温度的工作,化妆间里来了又走的年轻人很多,王刚最后坚持了下来,并逐渐从“菜鸟”磨砺成为行家里手。   王刚曾经为一个高楼坠亡的小女孩化过妆。十几年前的整容技术,只能将外表伤口简单缝合,小女孩幼小的面容上那不忍直视的创伤,即使用最小的美容针细细密密地缝合,还是收效甚微。遗体告别时,看到母亲双手抚摸女孩每一寸被缝合的伤口,王刚潸然泪下:“一定要努力还原逝者容颜,让最熟悉的样子永远定格在家人心中。”   为了掌握人体结构,非医学专业背景的王刚办公室里放满了人体结构图、人体模型、头骨模型、相关书籍等,他抓住一切碎片时间钻研。晚上和周末,他去医学院“蹭课”,一“蹭”两三年,老师们也称他为“编外学生”。在无数次做试验、做塑形、画素描的过程中,一个个难题被克服了。   日常工作中,最多的是遗体整容化妆,王刚总是做得温馨精细,让家人为之动容。“人体直立和平躺时的表情肌分布有所变化,化妆时要根据平躺特点构思和勾画轮廓。只有每一个细节都到位了,才是逝者亲属心中真正的‘漂亮’。”王刚说。   对于王刚的精益求精,龙华殡仪馆女子化妆组组长陈钰深有感触:“除了研究逝者生前照片,王刚还在与逝者亲属聊天中捕捉细节,揣摩逝者在家人心中的模样。比如逝者平日里爱皱眉头,他化妆时就着意增添几条细微的皱纹,往往就是这些不起眼的地方一瞬间触动了家人。”   巨大的爆炸冲击波和火舌将消防员的遗体侵蚀得难以辨认。操作台前,王刚与烈士几乎脸贴着脸,鼻子、嘴唇、耳朵相继成功塑形。就在旁人觉得工作已做完时,王刚又俯身细心地为烈士“再造”青春痘,直到凌晨。当战友看到逝者安详的仪容,无不动情:“这就是我们的兄弟!”   科技引领,开拓创新   从青涩学徒工成长为行业翘楚、“上海工匠”,王刚紧跟时代步伐,对遗体整容整形技术不懈钻研。   水泡遗体处置之难,在于腐败水气泡。王刚和同事们经过多年研究和总结,提炼出水泡遗体处置“五步法”:快速消毒防腐——遗体消肿——平稳缩形——创伤修复——修正肤色。具体操作中,化学试剂的剂量、操作手法的轻重、染色程度的深浅,每一步都是关键。   在“东方之星”客船倾覆事件善后援助中,王刚调配出的试剂,能够让原本发紫发青的肌肤均匀变回原状,帮助同事们成功修复了多具“巨人观”遗体。   如果说手工整形是手艺,3D打印遗体修复则是技术。2009年,王刚在行业内率先开始相关探索。他运用骨骼复原技术和胶原填充等技术还原逝者容颜,并通过计算机三维扫描、虚拟成像、定点测量,通过3D雕刻机,迅速刻出面部轮廓,形成一个“定制面具”,覆盖在逝者脸庞上。这一创举,加快了遗体整容的速度,降低了整容师的工作强度。2016年,王刚领衔的全国首家“3D打印遗体修复工作室”在龙华殡仪馆成立。   “3D打印使遗体修复技术从原来的‘手工活’迈向了数字化,未来经过大数据积累,还可以建立一个亚洲人脸型数据库,使3D打印修复的精度更高、成本更低。”中国科学院上海技术物理研究所研究员舒嵘说。   带教团队,新人竞出   在一次次紧急援助工作中,王刚愈发意识到团队的重要性。成立自己的工作室后,他把带团队、建队伍作为核心任务之一。   带教过程中,王刚创造性地运用启发式教学、情景模拟、“头脑风暴”等形式,提升团队创造性。工作室还开展内部技能比武,为成员制定专项技能发展规划,提升团队的业务水平和操作能力。在良好的氛围和机制作用下,各类人才已经崭露头角。王刚身后,更多的“王刚”正在成长。   一批又一批殡葬专业大学生也来到王刚的工作室实习。王刚很看重这些稀缺人才,他亲自拟定实习方案,为每个实习生“量身定制”带教内容,毫无保留地把经验和技术传授给他们。   近年来,王刚还参加了国家职业技能标准《遗体防腐师》的制定工作,编写教材,出版《遗体修复》专著,参与全国性赛事的拟题、执裁、培训等工作,不遗余力地将自身所学传播到更广阔的范围。   “每一个生命都值得画出最美、最庄重的休止符。”这是王刚的愿望,更是王刚的坚守。

图片 1

2019年4月4日,王刚在由他领衔的全国首家“3D打印遗体修复工作室”内,和他的徒弟陈钰讨论3D打印遗体修复技术。澎湃新闻记者 栾晓娜 摄

“生如夏花般灿烂,死如秋叶般静美。死亡也可诠释得如此自然和美丽。”影片《入殓师》将遗体整容师这个职业展现在人们面前。

今年42岁的王刚就是一位入殓师。20岁时,他走进了上海龙华殡仪馆的遗体化妆间,成为一名普通的学徒工,从此便一直坚守在为遗体防腐、整容、化妆的第一线,如今他是上海龙华殡仪馆遗体整容高级技师。

“长期从事遗体整容行业,确实影响了我的人生观。”王刚说,这份职业让他觉得时间特别珍贵。对他而言,能陪伴逝者走完人生最后一段路,守护生命最后的尊严,并抚慰家属哀恸的心灵,是非常有意义和有成就感的一件事。

凭借一双巧手和探索钻研精神,王刚不断学习各种知识,提升遗体修复技术科技含量,并在多起突发事故中应急受命、迎难而上,展现出上海殡葬行业遗体修复的精湛技术。他还通过整合传统修复技术与3D打印技术,研发出符合中国人特征的专用3D打印软件,推动上海遗体修复技术由手工化向数字化迈进,从而实现国内遗体修复技术的重大飞跃。

第一次触摸逝者打了个激灵

位于上海徐汇区的龙华殡仪馆,每年有近三万逝者在这里与亲人做最后的告别。

1997年夏天,刚走出校门的王刚来到这里,成为遗体化妆间的一名学徒工。对龙华殡仪馆,王刚并不陌生,他的母亲就在这里工作,不过刚入行的时候,他也有一些不适应。

入行近一个月,王刚开始帮师傅“搭手”,他面对的第一位逝者是久病离世的高龄老人,骨瘦如柴,身体紧紧蜷缩在一起。当自己的手触碰到老人的手指时,那种又硬又冷的感觉迅速透过指尖传遍全身,王刚打了个激灵。

回过神来,他一直在心里告诫自己不要怕,但手指还是不听话地微微发颤。这时,师傅慢慢握起那只冰凉的手掌,放在王刚手心里:“握住他,才会有温度。”王刚照做之后,那种透骨的寒意,竟奇迹般地消失了。

很快,王刚不仅适应了这份工作,还慢慢地沉浸其中。他发现,当时的上海殡葬行业有很多服务项目、设备设施等相对落后,包括自己所从事的遗体整容工作也是如此,有很大的改进空间。

两年后的一天,一名刚过8岁生日的小女孩不幸从19层高楼坠落身亡,幼小的面容上出现了让人不忍直视的创伤,小脑袋也变了形。女孩母亲哭晕好几次,醒来就只剩下喃喃自责:“都是我的错!都是我的错!我女儿爱漂亮,不能让她这样走!”

当时的整容技术,只能将外表伤口简单缝合起来。王刚用了最小的美容针,细细密密地缝合伤口,以满足父母愿望,但收效甚微。告别时,看到母亲紧紧地搂住女孩那小小的身体,颤抖的双手抚摸着女儿面部每一寸被缝合后的伤口。这两年,虽然看到过无数生离死别的场景,但这一幕仍让王刚潸然泪下。

面对逝去时不完整的面容,家属所承受的心理冲击特别强烈,由此产生的心理创伤,也会直接影响到家属后期的心理修复。如何能够让逝者面容恢复如初,让最熟悉的样子永远定格于家人心中?这促使王刚开始从另一个角度,思考遗体整容技术的未来。

白天做实验晚上查资料

在很多人看来,为遗体整容化妆,靠的是胆子大,但事实远非如此。

想要做好遗体修复整容,需要掌握大量相关知识。作为传统服务行业的殡葬行业,长期以来缺乏科学学科体系的支撑,没有先例可循。而遗体整容修复又涉及人体结构、解剖、病理、防腐等多门学科。要掌握这么多交叉学科的内容,其难度可想而知。

越是难,越要干。为了掌握人体结构,王刚先是在墙上挂起了人体结构图,后来干脆买来了人体模型、头骨模型,一有空就把自己关在书房里,钻研人体分部、结构分科、器官系统……狭小的屋里到处都是书、资料和模型,过道里也满是他拼接的模型。

但知道人体结构“是什么”,并不能直接解决遗体整形整容“怎么做”的问题。学得越多,王刚越发现自己的“局限”在哪里。于是,解剖、病理、防腐等学科都进入了王刚的视野,白天一有空,他就捧着书看,碰到难题就记下来。晚上、周末,就到上海医科大学(现为复旦大学上海医学院)去“蹭课”,一“蹭”就是两三年。

2002年,上海市民政局选拔了一批防腐整容青年人才赴加拿大学习深造,王刚有幸成为其中之一。加拿大有非常系统的遗体整容防腐技术体系,还有先进的理念和成熟的技术设备。

半年的学习,给王刚带来了巨大心理冲击。他意识到,与加拿大相比,国内相关技术尚处在探索阶段,有些领域还是“空白”,存在不小的差距。他有一种冲动,觉得自己应该要去做很多事情,特别是遗体修复整容技术的研发和提升。

回国之后,王刚便一门心思扑在了遗体整容防腐的技术研究上,他想把“空白”填补起来,想把与发达国家的技术差距拉近:白天利用工作空余做实验,晚上上网查资料、做笔记。实践中遇到的问题,要向书本请教;书本中得来的知识,又需要回到实践中去检验。

本文由金沙国际唯一官网-金沙手机娱乐网址发布于社会常识,转载请注明出处:和他的学徒陈钰商量3D打字与印刷遗体修复手艺,

上一篇:文明祭扫方式,  绿色   鲜花祭扫、网上缅 下一篇:没有了
猜你喜欢
热门排行
精彩图文